学术动态

【研究成果】王珂英:Intertemporal lifestyle changes and carbon emissions: Evidence from a China household survey

发布者:低碳中心发布时间:2020-03-02浏览次数:10


原文信息

原文题目:Intertemporal lifestyle changes and carbon emissions: Evidence from a China household survey

原文作者:Hongwu Zhang, Xunpeng Shi, Keying Wang, Jinjun Xue, Ligang Song, Yongping Sun

一作单位:School of Economics, Zhongnan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Law, China

期刊名:Energy Economics

期刊月份:2020年2月

关键词:家庭碳排放量(HCE)、跨时代生活方式、碳库兹涅茨曲线(CKC)、瓦哈卡-布林德分解法


论文导读

在过去的40年间,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家庭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本文通过将收入分配与气候变化的分析方法相结合,研究了家庭消费模式和家庭碳排放(HCE)的内生演变。文章基于2012年至2016年中国的大规模家庭调查,估算了直接和间接的HCE,并在家庭层面构建了U型的碳排放库兹涅茨曲线(Carbon Kuznets Curves, CKC),以观察HCE随家庭收入增加而发生的显著变化。文章运用Oaxaca-Blinder方法,分解了HCE发生变化的潜在影响因素,发现收入和人口效应仅占HCE总量增加的25.1%,而74.9%则归因于跨时代生活方式的改变。文章从多角度分析发现,尽管收入保持不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各个社会阶层的家庭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碳排放量均越来越大。

对于像中国这样经历快速转型的国家来说,社会经济的快速变化正在不断影响着家庭的生活方式,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外部环境和政策释放了大量的消费需求。当前,扩大内需仍被视为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更重要的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制定了新一轮政策来释放消费潜力。政策刺激和消费环境改善的双重影响,即使在收入增长放慢的情况下,也将导致家庭持续快速消费。尽管绿色低碳生活方式不断得到推广,但短期内释放出巨大的家庭消费潜力也将导致HCE的迅速上升。

该研究发现,当前碳排放模型和预测多基于收入和家庭人口统计数据,可能会忽略生活方式改变的重大影响,因而低估了家庭部门未来排放增长所面临的挑战。决策者需要更多地关注生活方式对高消费人群的影响,并在鼓励家庭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平和促进经济增长时,采取政策避免持续向碳密集型生活方式转变。文章对此提出的建议包括指导家庭实现低碳生活方式、实行相应碳税等经济手段、大力发展节能的住宅和交通运输方式等。

 

文章分析指出,单一的收入变化并不能决定家庭碳排放的变化情况,随着社会发展的生活方式变化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因此文章提醒仅依赖收入变化预测碳排放变化的方法可能会低估未来碳排放。文章最后还对未来研究方向提出了建议,如运用更加精细化的数据、对家庭进行进一步划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