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园地

气候变化考验我国灾害风险管理水平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12-17浏览次数:4

  在全球气候变化大背景下,随着中国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生产规模日趋扩大,社会财富不断积累,天气气候灾害造成的损失和损害趋多趋重,已成为制约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今年3月在日本仙台举行的第三届世界减灾大会的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4年,灾害造成全球70多万人丧生、140多万人受伤和大约2300万人无家可归,有超过15亿人受到灾害影响。

  面对日益严峻的防灾减灾形势,迫切需要采取主动措施来减少天气气候灾害带来的影响,而灾害风险管理正是达到该目的的最佳途径。

  气候变化对灾害风险管理提出新的挑战

  天气气候灾害风险取决于致灾因子以及承灾体的暴露度和脆弱性,是气候安全的主要内容之一。暴露度是指承灾体受到致灾因子不利影响的范围或数量,范围越大或数量越多,暴露度越大。脆弱性指承灾体的内在属性,其大小取决于承灾体对致灾因子不利影响的敏感程度及其自身的应对能力,敏感程度越高或应对能力越弱,脆弱性就越大。

  “灾害风险是个综合的概念。例如在人类极少活动的海域出现超强台风,因为承灾体暴露度较低,所以该区域灾害风险并不大;高温热浪出现在人口老龄化区域和年龄结构正常的区域,由于承灾体的脆弱性不同,高温热浪带来的灾害风险也不同。因此,致灾因子、暴露度和脆弱性共同组成了灾害风险的概念,需要统筹考虑、综合分析,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进行灾害风险管理。”《中国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灾害风险管理与适应国家评估报告》编写组成员、国家气候中心研究员姜彤表示,引入灾害风险的概念,可以使防灾减灾工作变被动为主动。

  在我国,气象灾害占自然灾害的70%以上,气象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至3%。根据《中国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灾害风险管理与适应国家评估报告》的统计数据,1984年至2013年天气气候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年均1888亿元(按2013年的物价水平计算,直接经济损失年均为2580亿元),占同期GDP的2.05%,损失最严重的1991年达到6.28%。在各类天气气候灾害中,暴雨洪涝和干旱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分别占总损失的40.6%和21.2%,台风造成的死亡人口占总死亡人口的50.2%。灾害不仅对基础设施造成严重破坏,而且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构成极大的损害和威胁。

  以极端天气气候事件为主要内容的致灾因子,近年来显著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近60年来,我国高温日数和暴雨日数增加,极端低温频次明显下降,北方和西南干旱化趋势加强,登陆台风强度增大,霾日数增加。

  更加不利的是,随着气候灾害影响范围扩大和人口、经济总量增长,我国各类承灾体的暴露度不断增大;中国人口老龄化、高密度化和高流动性,社会财富的快速积累和防灾减灾基础薄弱,使各类气候灾害的承灾体脆弱性也趋于增大。

  根据温室气体的中等排放(RCP4.5)和高排放(RCP8.5)情景,科学家采用多模式集合方法,预估到21世纪末我国高温、洪涝和干旱灾害风险加大,城市化、老龄化和财富积聚对气候灾害风险有叠加和放大效应。

  可以说,目前我国灾害风险管理面临着气候变化带来的新挑战。

  应因地制宜开展灾害风险管理

  近年来,我国灾害管理工作的重点已经由应急防御、灾后救助和恢复为主向灾害风险防范转变,强调变被动防灾为主动应对,使防灾减灾工作由减轻灾害损失向降低灾害风险转换。

  虽然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变得更强和更加频繁,但随着灾害管理理念的转变和防灾减灾能力的提高,我国因天气气候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数据显示,因天气气候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2001年至2010年期间平均每年为2626人,而在1981年至2013年期间,平均每年死亡4587人。

  不过,天气气候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仍然不容忽视。2001年至2013年,我国天气气候灾害直接经济损失与同期年均GDP的比值为1.07%,而同期全球灾害的经济损失与各国GDP总和的比值为0.14%,美国为0.36%。可以看出,中国天气气候灾害的直接经济损失相当于GDP的比重为全球平均水平的近8倍,为美国的3倍。中国灾害直接经济损失不仅远远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也超过美国等自然灾害严重的国家。因此,积极应对极端天气气候事件、有效管理灾害风险,是中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

  目前,我国已经加强了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灾害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形成了以制定修订应急预案、建立健全防灾减灾体制机制和法制为主要内容的中国特色防灾减灾与应急管理的国家管理体系;全面加强防灾减灾能力建设,初步形成防灾、抗灾、救灾一体化的综合防灾减灾体系。根据灾害风险和气候变化的区域分布规律,我国加强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风险管理和适应措施,全面实施《国家综合减灾“十一五”规划》《国家综合防灾减灾规划(2011~2015年)》和《国家气象灾害防御规划(2009~2020年)》等,重点实施全国七大流域防洪工程、全国山洪灾害防治工程、国家救灾物资储备库建设工程、全国综合减灾示范社区和避难场所建设工程、防灾减灾宣传教育和科普工程等。通过这些措施,我国综合防灾减灾能力明显提升。

  第三届世界减灾大会明确力求在未来15年“大幅减少在生命、生计和卫生方面,以及在人员、企业、社区和国家的经济、食物、社会、文化和环境资产方面的灾害风险与损失”;确定到2030年,大幅降低灾害死亡人口、全球受灾人数、灾害直接经济损失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等7个具体目标和优先理解灾害风险、加强灾害风险防范、投资减轻灾害风险、加强备灾等4项优先行动。在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副主任史培军看来,结合第三届世界减灾大会的7个具体目标,针对我国国情,因地制宜提出我国防灾减灾的目标才是当前的首要任务。

  我国地域辽阔,面临的灾害不尽相同,减轻灾害风险不只是区域性问题。“应考虑不同空间尺度问题,把减轻灾害风险从地方、企业、国家、区域上升到全球,形成完整的全球防灾减灾体系。”史培军认为。

  鉴于气候变化及由此带来的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灾害已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威胁,而中国又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因此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减轻天气气候灾害风险,是保障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基本选择。姜彤认为,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灾害对粮食生产、水资源、生态、能源、城镇运行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应当重点加强气候安全机制建设、信息共享和决策协调,协同考虑上述领域的气候变化风险和防灾减灾需求。

  《中国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和灾害风险管理与适应国家评估报告》也指出,应尽快组织编制和实施天气气候灾害风险管理与适应的国家综合规划,为国家天气气候灾害风险管理提供有力保障。因此,我们要采取因地制宜的灾害风险管理和协同适应策略,加强区域协同和领域协同,夯实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基础。